实用技术市场网

创业资料

找技术项目,首选这里!国内一流技术信息服务网站!

实用技术

:::分类技术查询:::

工艺精品类

 

装饰礼品类

 

食品饮料类

 

节煤节能类

 

能源燃料类

 

轻工金工类

 

手工创业类

 

医疗生化类

 

建筑建材类

 

装潢涂料类

 

农业种养类

 

光学电子类

 

农副加工类

 

日用日化类

 

实用技能类

 

精选专利类

 

致富信息类

 

技术光盘类

 

实用资料类

 

首页 |扶贫互助| |技术汇编| |项目推荐| |付款方式| |热门技术| |公司简介|

揭秘乱象丛生的风水生意(1) 来源:新闻周刊
  “来,听我三句话:你9月份有财运,要小心小人,到屋里抽个签吧。”
  在国子监街和雍和宫大街交叉口东北角,几家卖佛教用品的店铺门前,几个中年男人倚在栏杆上,拦住过往的行人,重复着上述几句话。
  在店铺的里面,有两个各有两平米左右的小隔间。在门口揽到客人后,就把他们引到小隔间,开始摇卦。
  记者发现,这些人给每个人说得都差不多。归纳起来就是两件事:一是有财运,二是防小人。每次收费60元。如果看到你心情不错,会趁机推销其他的服务。
  8月5日下午,许童进了一个店,摇了一卦,出来嘀咕了一句:“没见过那么假的。”
  散兵游勇乱象丛生
  许童是个风水爱好者,上过风水培训班,也给人看过面相。没事的时候,他就会跑到雍和宫,有时闲逛,有时占上一卦。一个月下来,他花在这方面的费用就要上千元。
  8月5日那天下午,他走进了国子监街路南的一家风水店。问价钱,风水师说“随意”。然而说到关键处,这个白胡子飘飘的老头,突然提出要收330块钱。交了钱后,没过三分钟,卦就算完了。
  多年在风水行业行走的许童,对这类事情见怪不见。他说,算卦之前,大多数的风水师不跟你谈价钱,一是怕把你吓走,二是怕把自己约束住。他要看你在卜卦过程中的反应确定收费标准。如果你频频点头,就会多要点,如果你一直摇头,就会少收点。他们通常是在卜卦结束后收钱,而不会卡在节骨眼上收取。
  这家风水店的斜对面,有一家书店,里间有一个盲人风水师,许童进去过两次,说算得不错,一个卦收100块钱。
  记者体验了这位盲人风水师的服务。他的卦辞,听上去似乎说到了点子上,但细究起来,有一些话似乎说给谁听皆可。最后,风水师跟记者要了200块钱。
  这些店铺,大多能提供卜卦、起名、风水一条龙服务。看风水要到现场,并且大多有派车的要求,价格也相差悬殊。其中的一家店,先是开出了3000元的价码,听说房子在五环以外,连连表示价要低了。而在与国子监街平行的一条街,一位风水师开出了1000元的价码。许童说,这其实跟风水师的水平关系不大,他们往往是看人下菜。
起名这一块,价格也相差很大。北新胡同的一家起名店,先是免费验名,若是“凶”,想寻求帮助,就要花198元买一道符,天天带在身上。
  相隔不远的另一家起名店,则希望记者换个名字,连换名加看相,总共300元。有趣的是,在这两家起名点,记者名字的笔画数竟然不一样,一家是22画,一家23画。原因出在繁体字的写法上,一家比另一家多了一画。
  记者翻了一眼两人所持的姓名工具书,发现其中大部分姓名的笔画数都是“凶”。
  本文开头提到的几位拦路算卦的中年人,则是希望通过“捧杀”,讨几个欢喜钱。人进店以后,他们就看着你的面相开始夸人,用的大多不是专业词汇,一直夸到你心花怒放,自愿掏钱。如果千般劝说不从,就有人在旁冷嘲热讽,以期促成。他们重点瞄准的对象,是拿着香火前往雍和宫的女性。
  许童说,这些遍布在雍和宫附近的风水小店,很少有真正的高人,“真正的高人,大都藏在写字楼里”。有些本事的风水师大多组织一个团队,不仅起名、算卦、看风水,还做培训和风水顾问。 
  风水培训良莠不齐
  风水培训近几年在中国蓬勃兴起,其背景是不断被推高捧热的国学。最初,这种培训大多从《易经》与管理之间的关系入手,后来逐渐扩展到风水领域。
  风水培训可分为两种,一种由学者主讲,偏重理论;另一种由民间的实践派主讲,偏重应用。前者吸引了更多的企业家,后者则吸引了更多的从业者。前者的周期比后者长一些,价钱也高一些。国内一家著名学府的风水培训,价码订到了6万元以上。
  许童花了4000块钱,在一个培训班上了10天课。这个价位,在北京属于中等偏下。8月25日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参加了一堂风水培训的试听课,其收费标准是3天近1万元。试听结束后,有几个人当场交了钱。
  来现场试听的人当中,小企业主占比最高,其次是国企员工,还有的是家庭遭遇到不幸,特地来此询问因由。记者旁边的一位女士,在半年之内3位亲人相继离世,家里请人看了看风水,说问题可能出在阴宅上。于是,她慕名而来,想把这里的专家拉到家里看一看。
  在试听现场,有人提出,3天时间学那么多东西,可能会消化不了。而且,三四十人一个班,学员水平参差不齐,学习的效果很难保证。
  风水培训班的学员,有的是风水从业者,或者是有意在将来加入这一行当的人,有的是家里有些风水方面的困惑,还有的仅为兴致而来。
  以记者试听的培训班为例,若一期30人名额招满,则其3天的总收入为近30万元。刨去租金和人力成本,利润率非常可观。
  在培训市场上,还有一种1+1培训模式,即一个老师带一个学生。这种模式能保证学习的效果,但成本较高。按中国易经研究会的收费标准计算,其每期的学费为5000元,学习的周期是7天,如果一位老师一个月带4个学生,他带来的收入是两万元。
  培训班的师资,通常是由一位业内知名的专家领衔,组成一个师资团队。由于相较于风水顾问,培训班的收入较少,很多业内知名的专家,往往只是在培训班挂个名,很少出台。
 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,一些业内顶尖的风水专家,出场费已达10万元以上。有些专家享受着明星一样的待遇,企业剪彩也会去客串一把。
  在出场费这件事上,民间派大多明码标价,学院派则更懂得沉默是金。一位级别很高的官员请一个民间的风水师看风水,风水师在电话中要求他先汇来3万元,最终不欢而散。“给这样的人看风水不能定价,越不定价越无价。”一位资深风水师告记者。
  随着需求的持续升温,培训班渐有泛滥的趋势。一位学员向记者抱怨,培训班里的有些老师,自己还没把风水搞清楚,就来讲课,只能是越讲越糊涂。有时候为了自圆其说,解释得牵强附会,学员们不仅学不到东西,还容易被带到沟里去。
  为了弥补师资的不足,有些培训班会请一些“外来的和尚”。但这样一来,有时候会遇到挖角风险。在一堂课上,主讲的一位资深的风水专家讲着讲着,就说了一句话:“我自己也办有培训班,你们可以到我那儿去学。”
  记者在雍和宫见到一位在培训班一起上过课的学员。他长时间徘徊在一家风水店门前,不敢进去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在风水班听到的东西,跟原有的知识有冲突,让他无从下手。现在他想进去算一卦,却怕再听到另一种新的说法,让自己更加无所适从。
 基于长期在体制外运行的特点,风水从业人员的知识大多不成体系。很多人对风水的理解,停留在支离破碎的阶段。从传承的角度来看,这些人其实不适合担任风水老师。
  但那些知识稍成体系的业内人士,又大多把目光瞄准一个更诱人的工作——风水顾问。 

返回首页 [上一页] [下一页] 第1页/共16页


版权所有  复制必究